6dounaicom安卓下载

♂? ,,

“她怕不是寻常人吧?”盯着林焱,沅州开口道。

这房间之内,也只有他们两人。

林焱苦笑了一声,而后点了点头。

“我感受到了她身上有着血脉之力,在整个灵域之内,能够有血脉之力的人族势力,屈指可数,皆是曾经创造过无数辉煌历史,或者祖上出过大帝、半帝的古老势力,既然她姓林……那……”沅州开口。

在这灵域,姓灵的人极多。

但一旦存在血脉之力,那便让人不得不联想到灵域第一大古老的势力:灵族!

灵溪,竟是出自这个势力。

“林焱,我不知是否知晓灵族的强大,若不知,我可以告诉,在这灵域之中,无人能够与灵族撄锋,纵然是放在整个天亘界域内,怕也是没有多少势力能够与之抗衡!而灵溪出身这样的势力,血脉竟还被封印了,那封印她的人……”沅州没有多言。

他心中都震撼。

封印灵溪的人,要么是灵族的人,要么是灵族的敌人!

无论是谁,那实力,都惊天动地。

温柔女孩眼神有星辰大海

根本不是他们所能够招惹!

金榜第一?

天才?

再强大的天才,又能走到哪一步?

哪怕走到这时代的巅峰,怕都无法与灵族抗衡。

除非成为大帝!

但……可能吗?

整个天亘界域,人族一个时代,怕只有一个大帝吧?

他承认林焱天资纵横,号称灵域第一天才。

但这是在古老势力不出的情况下。

那些古老的势力,随便一个少年出来,都不是万绝天等人所能够抗衡的。

他们那等层次,早已脱离了这个级别,在众人看来,神龙不见尾,几乎不在外界活跃。

若真出大帝,怕也是从那等势力中出现吧?

这也是世上所有修炼者的无奈。

“此事,只可一人知晓,不可外传!”林焱没有等沅州说下去,顿时神色一凛道。

这让沅州都猛然一惊。

这一刻林焱的神色,竟是那般的可怕。

让他都是万分的心悸。

仿佛林焱不是仙王境修炼者,而是一位强大的悟道境修炼者,给予他了莫大的压力。

“好!”沅州点了点头。

这是巨大的秘密,也正是害怕传出去,他之前方才是说灵溪与惜月都是无碍的。

走出这房间,林焱来到了另外一处房间,此时的灵溪也已苏醒,只不过她神色却苍白,外人根本看不出任何的伤势,唯有强大的炼丹师方才能够知晓。

“又不听话!”盯着她,林焱道。

“我只是不想让那人一直潜伏在旁边!”灵溪看着林焱,露出笑脸。

无论在任何时候,这少女对于自己的一切都不放在心上,她担心的只有林焱。

“把手给我!”林焱道。

“啊?”灵溪讶然,那苍白的脸上多了一丝红润,随后便是伸出纤纤玉手,那衣衫也是因此而滑动,将那赛雪般洁白如玉的手腕露出。

这皮肤,如玉脂般莹白嫩滑。

林焱握住了她的玉手,而后闭目,体内的灵力顿时散发而出。

他的仙眼无法看到灵溪体内的一切,所以便是想以灵力进入灵溪体内。

“不要抵抗!”当灵气爆发之后,林焱发现自己的灵力,似乎遇到了一层阻碍。

“我没反抗呢!”灵溪小声道。

恩?

这让林焱一怔,而后便是将灵力撤回,只是凝聚一道木之力。

这般下,进入灵溪的体内,便是顺畅了许多。

直接到底!

毕竟灵溪是青莲道体,严格算起来,与木体有着相似之处。

这灵力进入灵溪体内后,林焱便是感受到了灵溪血脉的变化。

在她的血液之中,有着不少纹路与符文。

这让林焱极为头疼。

他没有用自己的力量对抗这纹路与符文,毕竟,他也清楚,如今自己的力量,与这符文与纹路相比,太弱了。

除此之外,他更是看到了在灵溪的体内,有着一个巨大的枷锁。

这便是血脉枷锁。

这枷锁只是一道气息,但却锁住了灵溪血脉。

这也是灵溪血脉内出现纹路与符文的根本。

想要破开,依照林焱的力量,根本不可能。

随后林焱再度催动灵力,向着灵溪体内其他地方而去。

只不过就在此时,灵溪的体内,一道神秘的气机爆发,直接将林焱的力量震了出来。

又是那道神秘气机!

这究竟是什么?

实力越强,林焱对这神秘气机感受的越是真切。

也越是惊诧。

因为直到现在,他都无法弄懂。

不过在被震出的一刻,他感受到那神秘的气机,却是守护着灵溪的身体。

按照当初灵溪的父亲灵禅所言,似乎也正是这气息,方才没让那人将灵溪斩杀,让那人也只能够封印灵溪的血脉而已。

可以说,这神秘气机,对灵溪非凡没有任何的伤害,反而还有保护作用。

“其实,我的情况我清楚!”灵溪看着林焱愁眉苦脸的样子道。

“这一生,我或许无法陪走到最后,甚至怕陪走不了几年了……”灵溪心中暗道,她没有将这话语说出,害怕林焱担忧。

因为她已经感受到了体内的枷锁。

那力量太强大了,她自己破不了。

她也清楚,她修炼的极限,怕只能够到悟道境。

自己力量越强,那血脉枷锁便越强大。

等到她真正达到悟道境的一刻,这血脉枷锁便会彻底对她形成限制,而后她的实力将会越来越弱。

直到死亡!

“我会帮炼制丹药,暂时放恢复实力。”林焱道。

但这根本不是长久之计,也治标不治本。

不过林焱却神色凝聚,而后牙齿紧咬。

灵溪的问题,已迫在眉睫了。

他唯有更强大一些,方才能够为之解决。

“好!”灵溪点了点头。

话语落下,林焱也是离开,而后直接去往了道场,随后道:“沅会长,我想要炼制一枚丹药,不过却少了一味药材,玄雷果!”

灵溪的这血脉问题,很是玄妙。

所炼制的丹药,自然不是寻常丹药,这丹药所需要的药材,极为奇珍。

只是听到这药材名字,沅州确实开口道:“我这没有,不过……有个地方倒是有!”

#1